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娱乐 > 正文

编剧署名问题再掀波澜,关于合理权益,编剧们有话说

2019-08-15 11:06:4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6次
标签:

近日,很多业内人,尤其是编剧们的朋友圈都出现了这样一张截图,截图中写道:“编剧还是要转导演,否则连单屏署名都保不住了。这八个把我挤到一边,形成围剿之势的责编老师,我一个都没有见过。”一时间,引起了许多讨论。同时,也引起了小编关注。

后经记者核实,该截图的发布者为知名编剧王小枪。

谈及为什么会选择在朋友圈公开发声,王小枪显得有些无奈,“这个项目,从前到后都是我一个人在写,一直到定稿。所以我没有见过任何一个责编出现,突然冒出来八个责编,署名方式还是同屏出现,我觉得确实有点不太妥。”

不过随后他也补充,在朋友圈发布当天,该剧制片人已经与他主动沟通,并达成共识:已经播出的内容无法更改,不过后面未播出的剧集会予以修正。同时,在该剧整体播放完毕后,剧方会重新整体进行一次调整,以形成一个全新的、编剧拥有单屏署名的版本。

借着王小枪此次的“遭遇”,本次还采访了余飞、宋方金、汪海林、苏蓬几位编剧。在采访中他们也都表示,其实不止王小枪,作为业内知名编剧,大家也都曾或多或少遇到过署名权纠纷问题。可见,编剧署名权的问题由来已久。

编剧署名权问题作为行业顽疾,长久以来反复出现,这不得不说与整个行业的重视程度有关,需要积极重视,更需积极克服。而至于“单凭署名权”究竟意味着什么?如何界定?怎样才能维护编剧的权益?这些都将在本文中细细探讨。

“单屏编剧署名权”

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编剧应该单屏署名,这个是一个不成文的约定。虽没有法律明确规定,但行业内普遍这样认知。”采访中,这是几位编剧共同提到的一个核心观点。也因此,几位编剧对此次王小枪所遇到的署名权纠纷都表示非常能够感同身受。

其中,宋方金就表示,“责编和编剧同屏署名是非常不合理的,也是非常令人愤慨的。王小枪作为业内资深编剧,还遭到了这样不公的一个待遇,这是非常值得警惕的。”同时,他也提到,单屏署名权是需要在合同里单独约定的。“目前合同里面大多都需要准备这样一份说明或者条款。这个是合理的,也是应该的,我建议编剧们一定要注意这一点。”

不过,既然是约定俗成,为什么还有许多影视制作方忽略这个问题?对此,编剧汪海林为记者分析了各中原因,“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最后字幕这一块儿主要是掌握在片方手里,因为编剧往往不参与到后期,所以经常是没有办法确保实现单屏的,这个取决于导演和制片人。”

“而又由于广电总局对于影视剧片头的屏数是有一个硬性规定的,好像是不能多于13屏。在这种本身屏数就不是太多的情况下,编剧署名跟其他演职人员拼接在一起是一个‘常规’做法,为了节省屏数。但显然这个事是不对的。”汪海林补充。

知名编剧汪海林

编剧余飞对宋方金和汪海林的看法表示了赞同,“编剧单屏署名权是一个业内默认的规矩。”

“过去电视机打开,一般都是编剧署在片头前列,且是单屏出现,这就表示特别重视编剧的地位,现在变得越来越混乱了,对编剧也越来越不重视。”在余飞看来,编剧是一部作品的源头,是一个“无中生有”的角色,在一部作品中拥有相对重要的位置和分量,在署名的时候如果厚此薄彼的话,是非常不合适的。

“大家应该自觉自愿地来做这个事的,署名肯定都是要使用比较强调的方式来署,但那其实是无奈之举,实际上我认为这个行业不应该沦落到这么可悲的地步。”

知名编剧余飞

对此,之前从未遇到过此类问题的编剧王小枪颇有感慨,“我此前倒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因为我经常都是一个人写,所以也不存在署名顺序的纠纷。”但他也承认,之前自己在此类事情上没有过多留意,是自己的疏忽。

“片方并没有违约,这是我想表达的第一点。第二点,这次我和八个从来没有见过面,也从来没有打过任何交道,甚至更从来没有给我的剧本提过任何一条建议或者是意见的责编署名在同一屏幕,是我真正觉得意外的。”言语之间,透露着对署名权乱象的惊讶。

编剧署名权究竟该如何界定?

“署名权是人身权利”,几位编剧几乎在对署名权的问题上再一次保持了高度一致。

那么,编剧的署名权对于编剧来说究竟有多重要?

编剧苏蓬就明确表示,署名权意味着那是自己的作品,意味着自己受到尊重。“你独立署名的作品和你跟几个人联合署名的作品相比,对未来的期待是不一样的。而且别人看到这个作品的时候,对你在其中的贡献度判断也是不一样的。很多时候其实就是靠这个署名权来让许多不了解你、没有经历这个项目的人知道你在这个项目里的贡献度有多大。”

为此,他强烈号召编剧们,署名权的事情一定要去努力去争取。“付出的劳动最终怎么表现?就只能靠署名权来表现。”

知名编剧苏蓬

余飞也持有相同的观点,“不能说谁就有话语权就能来肆意改变这个东西,这是强盗逻辑。署名权是神圣的,编剧与责编们同屏出现就意味着他们地位相当,但实际上在劳动中并不是这样。”

此外,他还直率地表示,“每个资方可能都有自己的说法,说得最多的就是最后由甲方决定。可甲方并不拥有决定署名权的权利,应该是说他拥有一个负责协调最后怎样署名的权利更为稳妥。为什么大家对责编意见那么大呢?因为责编是片方公司的人,甲方负责协调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有可能偏向责编,这个就有可能产生问题。”

据我国法律规定,署名权应当具备包括:署名或不署名的决定权、署名方式决定权、署名排列方式决定权、署名指示权在内的多种权利。可以说,署名权是民事权利中最基本的权利。可编剧署名权又该如何界定?

在王小枪看来,虽然一般来说,在影视公司与编剧签合同的时候都会与编剧约定好,撰写到什么样的程度就会享有署名的权利,但他依然认为,编剧只要为剧集做出一定贡献就应该享有署名权。

知名编剧王小枪

不同于王小枪对于编剧署名权的看法,宋方金则认为,编剧对作品的贡献其实并不好衡量。“并不是所有参与修改的编剧都需要拥有署名权,他一定要完成相对的工作量。在美国他们可能基本上要达到一个30%以上的贡献才能够署名。那么我觉得,这个就需要制片方、编剧们共同来协商。”

苏蓬进一步为记者细化了编剧署名权协商过程中的几种情况:如果不止一个编剧来创作,总编剧将会拥有一个单屏署名,因为是集体创作,编剧们将一起署名。而如果只有一个编剧创作,则需要单独来约定是否单屏表现。

但他也表示,很多时候编剧创作还会出现前后更迭的状况,这种情况就十分难界定编剧的署名权。“有的项目它最大卖点是那个核心故事,有的编剧只提供了核心故事,有的写了五集十集,这就不太好鉴定了,所以我们常看到有些项目编剧署名有很多人。但无论如何,编剧署名权都是一个需要沟通、约定和协商的过程。”

署名被侵权是常态

拿什么拯救你,编剧署名权?

虽说编剧署名权是一个业内老生常谈的话题,但谈及此,几位编剧还是相当具有表达欲的,而这种表达欲背后,不仅夹杂着对编剧们遭遇的理解,还包裹着对维权意识的呐喊,以及对整个行业在编剧地位重视上的呼吁。

苏蓬就坦言,“事实上法律上关于编剧署名权的规定是完善的,但是作为一些年轻或刚入行的编剧,他们有时候会很难。即使有这个法律条款,他们也很难去和片方维权。另外,一个大编剧底下往往还有一些小编剧在付出努力,他们其实也是同样具有署名权,可很多时候他们的权益会被剥夺掉或者用其他方式来去体现,这是年轻人初入行时会遇到的尴尬。”

汪海林对此也很有感触,“编剧单屏署名权问题去法院起诉的话也比较麻烦,一是就算起诉后胜诉了,这个剧集或者电影也就早就播完了。再者说,法院对于不涉及经济赔偿的这种纯名誉诉讼,立案的积极性也不算高。所以我建议编剧们这个署名问题要跟经济挂钩。比如在签合约的时候注明,如果没有按照约定进行署名的话要赔偿多少经济损失。名誉权跟经济问题放在一起,法院更容易受理。”

宋方金还谈到,不止是一些知名编剧或者有话语权的编剧们在作品片头的署名权需要得到保障,包括作品的海报上的署名问题也要引起重视。“很少有制片方、投资方愿意在作品海报上为编剧署名,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侵权现象,编剧们基本上都在遭受着各种不公的待遇。”

说到这,王小枪也给记者举了个“陈年旧例”,在王小枪担当编剧的一部作品中,甚至连王小枪的名字都署错了,但最后却不了了之了。“很少有人会把导演的名字写错了,往往都是编剧,这是为什么呢,其实还是出于对编剧的不重视。”

的确,业内很多人对于编剧署名权的不重视现象已经不是新鲜事,甚至还催发了诸如“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编剧自身实力过硬形成品牌意识,片方怎么可能会不重视编剧署名”的受害者有罪论,这些无疑都是对编剧全体的伤害和申诉权利的剥夺。

汪海林就怒斥这种说法“非常无耻”。而基于这种现状,每当自己的作品播出,没到最后一刻看到字幕,汪海林心里也都是不放心的。

显然,编剧作为影视剧制作的重要环节,虽然行业内越来越重视内容质量,但编剧的地位和基本权利仍然得不到保障,署名权乱象的背后揭露的是国内影视行业法律意识的淡薄和行业不规范。因此,面对编剧署名权的诸多谜团,几位业内自身编剧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建议。

在宋方金看来,这种乱象首先需要编剧们行动起来,包括在签署合同的时候以及在跟制片方进行协商的时候,都要在法律合同中明确规定自己的权益范围。同时,如果遇到被侵权的现象,一定要像王小枪一样,勇敢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等大家的声音大了,才能让一些无视规则的业者越来越不敢侵权。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行业慢慢的规范,这需要全行业每一个人的努力。

知名编剧宋方金

而对于合同内容上的规范,余飞甚至还建议不仅需要在合同中规定清楚单独署屏权,具体署名在什么地方、多大的字号、停留多长时间也需要规定清楚,越细越好。但说着说着他也笑了,“这个规定其实都特别没劲,真的,但是不得不规定。大家都不厚道就没办法了,只能拿最商业、最市场的的东西来要求。”

同时,余飞还透露,在自己所签订的合同里面往往还需要签上一条“放弃署名”的权利。“放弃署名的权利也很重要,编剧要学会掌握主动权。”汪海林则从行业的角度对编剧署名权提出了看法,他认为,最为有效的保障编剧署名权的方法还是应该由主管部门作出明确的行业规定。

不止以上几位编剧,经过了此次编剧署名权风波后,王小枪也有了自己的一些启发,“不要相信所谓的人情世故,所谓的关系好坏。一定要在这个合同中用法律的形式,把每一个细则都写清楚,都约定好,这是对自己的一个保障,也是对对方的尊重。”

“其次,我觉得编剧一定要有维权的意识。如果是非自愿的情况下,你的编剧署名权被剥夺,不管用什么样的形式,你一定要发出声音。否则的话,基于一些行业现状,权利就会受到侵害。”

结语

在目前的国内影视环境下,知识产权意识的淡薄和并不明确的行业规范正在让许多编剧“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立足如此基点,如何正确认识编剧署名权以及相关编剧权益成为了当下影视创作者们人人需要正视的问题。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是“法规”还是“行规”,其实都是出于对编剧职业和人权的一种尊重,良好的生存环境才是创作力的最大源泉。

——END——

标签:
相关新闻
图库
新闻排行24小时本周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MJJT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路北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