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旅游 > 正文

宋卫平的蓝是什么蓝?

2020-01-11 19:19:1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11次
标签: 心目,版权,销售,行业,需谨慎

来源:地产风声

国内前100强里没有一家这样的“大”开发商。

还有人回他:“蓝绿双城脱胎于绿城集团,它的运营机制很先锋。”但谁也没讲明白它和老宋啥关系。

事实上,蓝绿双城和宋卫平没关系。如果有,顶多也是半毛钱关系。蓝绿创办者是曹舟南,是老宋的绿城旧部。

6个月前的今天,老宋交出绿城,挥一挥宽大的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连“名誉董事局主席”都没要,只留了“绿城中国规划设计委员会名誉主任”头衔,旁人只晓得他曾经说过:

“绿城就像女儿,养大了要嫁人。”

王石卸任万科后,接受了“万科董事会名誉主席”一职,演讲还会时不时cue万科。

对比之下,老宋撒手得特潇洒。

但即便如此,因为老宋留给绿城的烙印实在太深了,中交入主5年多来,提到绿城,大家还是会像兰州网友一样,首先想到宋卫平。

这里头除了创始人光环,更重要的原因是,在地产界,老宋着实是一朵罕见的奇葩。

你想啊,有哪个地产老总会说:

“我最恨销售,销售,销售……销售就是野兽!”

1

老宋卸任那天,绿城发布公告说,宋卫平离开是因为要投入更多时间发展个人业务。

在告别会上,宋卫平笑着说:很庆幸自己没有留下一个千疮百孔的绿城。

现场有记者提到,这是不是绿城在去“宋卫平化”?老宋还是那个老宋,双眼依旧眯成一条缝,不假思索回道:

不要人家去,我自己去就是了。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说的人淡然,听的人不免心生美人迟暮之感。

告别之前,宋卫平短时间内7次减持绿城股票,直至股权降至10.35%。剩下来这些股票,他说不会再减持了,可能要带到骨灰盒里去。

离开绿城的第三天,老宋出门去了趟山里,杭州驾车往西,大概55公里。

那个地方山峦叠嶂、沟壑连绵,汽车沿着山径蜿蜒而上,绿树成荫,虫鸟不惊。

山谷低处,宋卫平在那建了一座理想中的乌托邦,是蓝城100个小镇计划中的一个,取名天使小镇。

这个名字的由来有两点,一是英文“Angel”与小镇所在的安吉谐音,另一点是因为,寄托着宋卫平心目中“飘落人间的天堂”式的美好。

就像绿城的公告所言,去绿之后,宋卫平把重心放到自家业务,一头扎进蓝城小镇。

前两天,久未公开露脸的老宋为绿城服务和蓝城的年会站台,又提到了“天使”这个词。他说蓝城要打造两个天使系列,一个是造房子的天使,一个是服务的天使,即“Blue Angel”。

白色天使咱听过没见过,蓝色天使咱没听过,更没见过。

在老宋的构想中,蓝城要做一百座小镇,像繁星缀满天空一样,缀在中国的大地上。

最好能镶嵌在山河湖海边。

2

卸任绿城告别会那天,老宋快人快语:

“我以前没接受过良好教育,反思自己还有很多不足,希望二次为人,如果有轮回希望下辈子做得更好一点。

(我)这个年龄差不多是最后一段的尾声,所以必须要做好,就做乡村小镇。”

一个骨灰级绿粉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绿城这些年的品质滑了45度坡,原来是宋总搞蓝城去了。

蓝城官网上有一篇宋卫平的致辞,最后一段写到:

蓝城脱胎于绿城,而蓝一定会比绿更好。

老宋说自己最喜欢蓝色,大海的蓝好过树上的绿。

旗号易色,江湖未改。事实上,老宋不仅没离开,还实现了自我的回归:

一个苛刻的产品经理。

一周前,宋卫平去了趟吴亚军老家重庆,两江新区观音山上细雨初歇。老宋在项目工地走走停停,看看墙壁、摸摸梁柱。

项目十几号工作人员跟着,一路提心吊胆。出乎意料,这回老宋没骂人。

曾经指着项目总鼻子骂“产品做成这样,你可以去跳楼了”的老宋,大家畏之如虎。

他问得最多的问题关于农业,比如原生梯田的改造、桃树的日常护养、油菜花的花期和观音山的土质情况。

没有被骂,项目组的人说:应该是我们做得还行吧。

其实,产品经理最最关切的问题已经变了。乌托邦营造的精髓不止于建筑,更在于建筑和自然的和谐,在于生活的美好。

中国人的乌托邦是什么?1600年前陶渊明已经给过答案:桃花源。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

桃花源式的田园生活,最重要的是生活二字。

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风景如画;是“老翁欹枕听莺啭, 童子开门放燕飞”的怡然自得;是“舍后荒畦犹绿秀,邻家鞭笋过墙来”的情趣之乐。

一切都让人目注心摇。

2个月前,老宋已经去过重庆项目一次。那一次他跟团队说:

牛棚、稻田餐厅、稻田泳池、小牧场、菜园子……我全都要。

站在山坡望,老宋浮想联翩。回到杭州没多久,几次踱步九溪玫瑰园酒店的长廊之后,老宋决定:

项目就叫田园牧歌吧。

那天雨后山色空蒙,老宋在坡上应该是想到了这个画面: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

3

从杭州桃李春风的“80㎡小别墅”开始,宋卫平打造的白墙黛瓦、田园相依的中式合院,一直都是地产圈的网红产品。

有山水田园情怀的中产们喜爱得很。

关于地产,老宋有一句名言:房子是椟,生活是珠。这也是他憎恨销售的原因。

“用生活服务覆盖销售,住得舒服的房子谁不要?销售追求的只是一堆数字。”

两年前,宋卫平在老家嵊州做了一个“农庄小镇”样板,主体是一栋500㎡的中式宅院,户外是前庭、后院、菜园以及远一点的田园、果林,构成“庭院园田”四级体系。

主体建筑一层架空,建筑底下就是菜园子。

当时样板一出,众人惊呼:

不要再喊宋卫平开发商了。

他在做的,已经超越了传统开发商的范畴。

金华浦江县的诗画小镇,入口处是大片的稻田,秋收后,稻子割尽,稻草被扎成玩偶。穿过一大片稻田,中途是果园、菜地,最后才是抵达到早已融于景中的房子。

小镇规划面积1255亩,农业用地就占了1000余亩。

穿梭于宅院和田园,一步一景,仿佛走于山水画中。宏观而空洞的乡愁,变得微观而细小,可以触碰和感知。

内幕君有一老友,不胜酒量,还总贪杯。有回他喝高了,唱起一首老歌。

他反复反复唱其中一句: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过去的事情。

现场七八个大老爷们都湿了眼角。不知道是二锅头太辣,还是老友的歌太难听。

那晚散后,一个相较年轻的小老弟在朋友圈分享了另一首歌:周杰伦的《稻香》。

4

现代人,到不了远方,也回不去故乡。

大城市车水马龙、流光溢彩,越是繁华,越是充满逃离和挣扎。宋卫平想要通过100个小镇,来帮助现代人实现进退之间的平衡。

于是蓝城致力于打造一个个“老吾老,幼吾幼”的理想小镇,看起来不那么急功近利。

不过理想总是高于现实的。

战国后期,除了燕国之外,其它六国通过改革变法走霸道之路,崇尚王道的燕以礼治国,渐渐羸弱。

燕王哙禅让王位之后,太子党和新王纷争内乱,反遭强大的齐国趁势攻城,军民毫无反手之力。

燕提倡教化和仁政,崇德尚贤,却差点亡国。反而是走霸道之路,用武力、刑法、权势等手段富国强兵的秦国崛起了。

现在的地产行业亦如是,快周转的霸道之路是主旋律,得其要领的房企迅速崛起,不得者如雁过天空,渐行渐远渐无痕。愿意慢下来打磨产品的开发商是稀有物种。

一个买了“惊装房”维权无门的小伙伴说:

只要老宋不是借小镇之名圈地,我嘴上永远支持他。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标签: 心目,版权,销售,行业,需谨慎
相关新闻
图库
新闻排行24小时本周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MJJT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路北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