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旅游 > 正文

长沙县生态民宿火了!湖南民宿离“诗和远方”有多远?

2019-11-18 09:36:3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98次
标签: 一体,手工,套餐,需求,休闲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诗和远方的梦想。

离开喧哗的平常日子,回归自然,回归宁静,回归心灵的家园。不经意间,民宿就这样火爆了起来。

择民宿而居,享诗意之旅,慢下来的节奏,带来的是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民宿经济,作为一种新产业、新业态,已成为乡村振兴、全域旅游的强大引擎。

“三湘第一县”长沙县,省城“后花园”,今年到目前为止,已实现旅游综合收入超过13亿元。《2019中国民宿发展指数报告》,将长沙县创新“农户+企业+村集体”的新型民宿合作模式,作为民宿发展样板纳入其中。

放眼全省,湖南民宿发展正呈现亮点纷呈、多点开花的良好局面,涌现出一批响亮的民宿品牌,且形成了品牌化连锁经营趋势。全国民宿省域发展指数,湖南跻身第七。但在专家眼中,湖南民宿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很多民宿即是“农家乐”的翻版。

与莫干山、大理、丽江等著名的民宿集群相比,湖南缺乏承载休闲度假的旅游综合产品。找寻诗和远方, 53.1%的旅行者出行诉求为体验当地特色、民俗和文化,提供个性化和当地化体验,是民宿区别于宾馆酒店的存在意义。湖南民宿产业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要做出下一个“莫干山”,需要发展的智慧,需要政府的统筹规划和从业者的用心投入。

民宿是“有温度的住宿、有灵魂的生活、有情感的体验”。那些让人念念不忘的地方,莫不如此。民宿的“形”与主人的“神”,相互交融彼此映照。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的交流,是民宿真正的灵魂。好的民宿经营者,必然带着情怀,赋予空间以生活理想和志趣,给旅行者诗意的栖居,愉悦的体验。

在一间和自己心灵契合的房子里,找到诗和远方。远方即是故乡。

样本

“民宿+”让农户吃上“旅游饭”

湖水波光粼粼、植被郁郁葱葱、空气清新怡人……11月13日下午,三湘都市报记者来到了长沙县开慧镇锡福村的慧润民宿基地。

沿着大明湖一路前行,绕过弯弯的荷塘,一栋欧式别墅+平房构成的四合院建筑映入眼帘,民宿主罗仕益正在院子里打扫卫生。

罗仕益入行民宿业较晚,但却最有魄力。2017年,准备加入慧润公司办民宿的罗仕益举全家之力投入40余万元,在自家房屋基地范围内修建了一栋新的房子用做客房。该民宿共有八间客房,设置了温暖亲子房、榻榻米亲友房、情侣风情房等,还有开放式厨房、风味餐厅。

▲长沙县开慧镇慧润露营基地牛栏湾5号民宿里的小吧台。

“平时客比较少,周末和节假日比较忙,基本会满客。”罗仕益告诉记者,办民宿最主要的是要把服务做好。不忙的时候,他都会跟入住的客人聊聊天,“跟他们说说我们这里的风土人情,听听他们的建议,带他们到外面走一走,跟他们一起去钓鱼,关系很容易就融洽起来了。游客把你这里当成亲朋家一样随意和自在的时候,你就差不多成功了。”

“罗仕益的老婆能做一手好菜,加上他人也很热情随和,他这里的预订是我们公司最火爆的,碰上节假日至少要提前半个月预订,而且回头客也是我们这个基地最多的,去年还被评为最美民宿。”慧润公司锡福村驻点负责人刘娟告诉记者。

开办民宿两年来,每年春节期间都是他最忙的时候。“每年都有来过年的客人。”罗仕益说,“去年来了三起客人,一开始他们都是各自为阵,后来在我的沟通下,大年三十晚上,老老少少二十余人,一起来了个大团圆聚餐,热热闹闹地过了个大年。之后,这三起客人很自然地就成为了朋友。”

罗仕益表示,虽然前期投入比较大,但只要用心把事做好就会有回报,“现在一年收入将近有十多万元,等资金没这么紧张了,我还是得更新和添加点体验项目,让游客在我这里吃喝玩乐更轻松和舒适。”

在锡福村,类似这样的民宿有21家,客房108间,还有乡村酒吧1间,接待活动中心1栋,共计床位200个。他们通过标准化建设、亲情化经营、智慧化服务,逐步形成“一宅一品一主人” ,建成了一个离省会城市不到2小时的后花园。

▲长沙县开慧镇锡福村喻家洞民宿。 记者 丁鹏志 摄

模式

“631”分成模式,让三方共赢

罗仕益告诉记者,他之所以敢大张旗鼓地投资办民宿,与公司推出的“慧润模式”有很大关系,“这个民宿模式我很喜欢,公司统一管理,但个人还占大头,做得越多我们收入也就越多。”

那么什么是“慧润模式”呢?“慧润模式”即以“分享、合作、整合”为发展理念,打破单一的民宿发展业态,通过企业统一规划指导,将农民闲置住房改造成民宿,并采取农民占60%、企业占30%、村委会占10%的收入分成模式,既让村民创了收,也让村集体有了一个长久稳定的收入,同时还带动了农副产品迅速升值进入市场,带动了农民就业和外出务工农民返乡创业,有效拉动了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据介绍,2019年上半年,仅开慧镇锡福村的民宿产业收入就达到500万元,实现村集体收入100万元,经营民宿的村民平均每户收入达到3万余元。该模式的推行,既促进了村集体经济发展,又推动了农民向合伙人华丽转变,实现了企业、村集体和农户的合作共赢。

今年,慧润公司流转土地1000至2000亩,招募民宿合伙人200户,共计改造民宿达300间,增加床位1000个。截至目前,慧润公司已在长沙县4个乡镇建立5个乡村度假基地。

经验

“政府+企业+农户”模式有效降低各方成本

近年来,长沙县民宿产业蓬勃发展,带动了旅游产业的深度融合,为地方文旅融合发展开辟了新的路径。长沙县的民宿从2012年发展至今,从“千家一面”发展到“一宅一品”,现已建成四个民宿集聚区,汇集民宿点近300个,共有床位2400余个。

截至今年9月底,长沙县已接待游客数约147万人次,实现了旅游综合收入13.2亿元。民宿产业正成为长沙县乡村旅游发展的又一生力军,成为了带动乡村美、农民富、产业旺的新引擎。

“目前我们正在尝试引导不同区域打造自己的特色,形成自己的内在差异。”长沙县文旅广电局副局长范乐赛介绍,比如开慧镇,里面有木屋和帐篷,主要是结合农村的小景点和开慧故居这一特色,形成“景区+民宿”的形式;金井镇是结合茶园,形成“茶园+民宿”;福临镇将结合影珠山,侧重于“红色旅游+民宿”。

“长沙县民宿和浙江莫干山民宿的差别在于,莫干山更多的是属于资本驱动,企业租用农民的房子,农民只收租金。”范乐赛介绍,长沙县的民宿主要是由政府推动,企业牵头,将农民组织起来,真正实现了‘政府+企业+农户’三者结合的格局。“我们的‘631’模式,对企业而言,利用农户闲置的房屋可以减少前期投入成本;对农户来说,在激励他们内在动力的同时,还降低了他们对市场不熟悉所带来的风险,让农户的房子真正为农户带来经济收入。”

现状

入围全国民宿省域发展前十,形成四大民宿群

10月18日,2019中国·长沙民宿产业发展大会在长沙县开幕。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舆情调查实验室发布《2019中国民宿发展指数报告》。报告从民宿资源、民宿管理、传播力和营销力四个一级指标和民宿数量、管理体制、创新能力、传播量等二级指标对全国民宿发展水平进行评估,全国民宿省域发展指数TOP10分别为:浙江、云南、四川、北京、安徽、广东、湖南、福建、江苏、山东,湖南位列第七。

记者了解到,我省民宿目前发展呈现亮点纷呈、多点开花的良好局面,形成了长沙、张家界、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郴州四大民宿群。近年来,张家界致力于发展精品文化民宿产业,已经拥有1280多家民宿客栈、3万多张床位、每年1200万人次住宿消费的规模市场,基本形成武陵源、天门山、大峡谷和西线旅游“三圈一线”民宿产业格局,涌现出了梓山漫居、水木潇湘、五号山谷等一批与山水一体、与文化相融的精品民宿;长沙县涌现了在全国有影响的“慧润民宿”品牌,探索出“631”民宿共建共享发展模式,形成了“公司+村集体+农户”的合作新局面。

2018年初,途家发布了业内首个《民宿分级标准》,对民宿进行了豪华、精品、舒适、经济等级划分。根据途家民宿数据显示,目前湖南民宿不论在数量上和质量上都较往年有了显著提升。截至目前,湖南省豪华和精品级别民宿占比已近20%,比2018年上涨超300%。“用户对高品质民宿的需求更明显,高端民宿供给大幅提高。 ”途家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商务官李珍妮介绍,目前在途家平台上线的湖南省民宿数量超过12万套,同比2018年增长120%;参与民宿经营的民宿房东数量目前达到超过1.3万人,同比增长100%。

▲民宿斯途·双公山居。 受访者供图

差异

相比云浙等民宿集群,湖南缺乏好的产品

李珍妮表示,民宿集群一定是多产业结合的方式,类似德清、莫干山民宿集群就是一种新型的微度假旅游目的地,以特色“民宿+”的模式发展,使民宿本身具有足够特色,成为一种核心的旅游吸引力。“从全国范围来看,目前特色鲜明的民宿数量约占民宿总数的十分之一,很大程度地降低了民宿吸引力,导致游客的住宿率较低。”

“‘淡季没有人,旺季没房,收入单一’一直以来都是民宿之痛。”浙江栖泓文旅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无它品牌创始人杨诗兵介绍,“民宿之痛可以用几个词来形容:不舒适、不合理、不好玩、不美好。民宿在大家眼中是诗和远方,但是很多地方去了以后会发现并不是诗和远方,最后有可能变成‘天天刷马桶’。”

“湖南民宿与莫干山、大理、丽江等著名的民宿集群相比,缺乏好的产品。”11月15日,湖南省旅游饭店协会民宿客栈分会会长、云山美地负责人傅鹏在电话里对记者如是表示。

傅鹏称,云南民宿有一个明显有别于湖南的特点,就是云南民宿会把住宿和旅游形成一个定制旅游套餐的产品。很多的民宿品牌在做起来之后,会把他们的民宿开到云南的各景点去。“比如说我们云山美地在大理、丽江等地都有民宿点,所以游客在云南游玩的这5-8天里,可以连续入住在我们的品牌民宿。而且,我们还会为客人的旅行提供定制服务。这样一来,民宿就由住宿产品成为一个承载休闲度假的旅游综合产品,湖南能做到这一块的民宿可能还很少。”

吸引人的民宿应具备什么条件?

“住宿体验+当地体验”的融合

浙江德清民宿的精髓在莫干山,莫干山民宿是一个统称,并非指某一个民宿。以104国道为界,以莫干山风景区为制高点,莫干山镇、筏头乡和武康镇的上柏、城西、对河口、三桥等区域,统称为德清的西部,是生态环境保护区,也被称作环莫干山旅游休闲观光区。就是在这里,汇集着大量名声在外的民宿。

那么,到底是什么促使了莫干山民宿的名气和人气?是区位优势明显、自然资源丰富、人文历史深厚、建筑遗存众多和有耐人寻味的故事。

“民宿的核心就是体验,即代入感,像当地人一样。否则即使投资巨大、材料贵重、技术先进,体验不好,民宿吸引力也不会高。”途家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商务官李珍妮介绍,几个“民宿圣地”的成功经验就在挖掘高品质的“住宿体验+当地体验”的融合,不仅是单纯的住,更重视当地的地域文化及与周围环境的结合。

“旅客在出游选择住宿时,有五个消费需求和消费动机,分别是:追求特色体验感、有人文环境、服务口碑、自然环境和性价比。”李珍妮说。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烟霞缭绕,负氧离子高,最大程度地保持了传统土家乡村特色,又融入了舒适的现代生活配置……说到湖南民宿,不能不提“五号山谷”。作为“全球十大必睡民宿”,“五号山谷”绝对是湖南民俗产业一张响当当的名片。

“我认为一个好的民宿,它的空间黄金比例三分之一是住房,三分之二是公共休闲。”五号山谷“谷主”陈玉林说,做民宿最重要是要有“温度”、“良心”、“耐心”。

▲特色民宿。 长沙县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供图

如何打造有情怀、有灵魂的民宿?

挖掘当地人文自然、文化

民宿和酒店的区别不仅仅在非标准和标准,更多的民宿是要打开的,不是封闭的经营,更多的是和乡村融合经营。

李珍妮介绍,在民宿的开发和运营中,可以用两个关键词来归纳,就是“挖掘”和“释放”。“挖掘”指把当地人文自然、文化挖掘出来,植入民宿场景形成的个性化住宿。比如在沿海地区,一些非常抢手的当地民宿,把当地的海洋文化,例如渔家文化、手工制品、海洋制品等融入进民宿装修中,形成一批有特色的海洋主题民宿,吸引了大量游客。

“门盈万亩茶海 卧听古道茶铃”。在距离长沙180多公里、车程仅2.5小时的黑茶之乡湖南安化,有一家建在茶园中,以安化黑茶文化为主题的精品民宿。19间古朴典雅的客房分布得错落有致,可容纳40余人居住。在这里,你可以摘茶、采菜、观景、忆旧,还有丛林穿越之径、可亲历农厨之行……

“了解自然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与它接近。”斯途·双公山居负责人冯少华介绍,该民宿有大片的生态茶园、古朴的民俗茶馆、手工制茶的老作坊以及茶餐厅和黑茶养生馆。“在茶园里,专业的采茶向导将带着你一起采茶,告诉你这最不妖媚的植物背后的知识与故事,你还可以与老茶农切磋茶艺,从而更加深入了解安化黑茶文化。”

打造多功能平台,释放“个性化”民宿

“释放”则是是充分发挥民宿的“个性化”特质,释放更多功能,打造联动的多功能平台。李珍妮表示,民宿是最能体现风土人情的一个环节,因此不仅仅要承担住宿功能,更要成为旅游体验的重要一环向外围扩散,与其他旅游要素产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实现整体“精细化、个性化”全面升级。

长沙县慧润露营基地入口处的慧润·牛栏湾5号民宿,有12间房间、19个床位,于今年国庆开始正式迎客。

“我们这个民宿的定位是按照高端、精品民宿来打造的。”11月13日上午,原慧润集团总经理、慧润精品民宿发起人龙海波告诉记者,这里望得见湘峰寺的飞檐走壁,闻得见薰衣草庄园的各色花香,听得见热气球上游客的欢声笑语……

“住民宿的人一定是有情怀的人,你得让他找到那种感觉。”龙海波说,他们的精品民宿每一栋都会配备一名民宿管家,“管家可以为你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带你游览周边的一些景点。”

“而且我们精品民宿的操作模式并非是‘631’,而是‘19’模式。”龙海波介绍,“‘1’即依托慧润这个大平台来进行统一运营和管理,‘9’则是投资者,可以是社会各界人士。‘631’模式是以农户为主,‘19’模式是以投资者为主体来进行经营,具有更灵活的操作性,也能为民宿带来大量的人脉关系。而且当形成民宿聚集区后,精品民宿可以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与‘631’模式的民宿并不矛盾。”(三湘都市报)

标签: 一体,手工,套餐,需求,休闲
相关新闻
图库
新闻排行24小时本周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MJJT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路北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