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法制 > 正文

王凤雅家属诉陈岚名誉侵权5大争议:是否诈捐?赔13万是否合理

2019-08-15 06:21:0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114次
标签:

  8月14日9时,眼癌去世女童王凤雅家属起诉陈岚名誉侵权案在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18时许庭审结束,法院未当庭宣判结果。

原告王凤雅的爷爷王太友、母亲杨美芹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陈岚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此次开庭是双方首次见面。

微博大V@作家陈岚 去年4月的实名举报帖将河南周口一位名叫王凤雅的眼母细胞瘤患儿及其家人卷入舆论中心。事件最终以王凤雅离世,官方查明家属未存在虐待和诈捐行为结束。

经过了实名报警质疑王凤雅家人诈捐和虐待孩子、向王凤雅的家人道歉后,陈岚于2018年9月4日被王凤雅的家属起诉侵犯名誉权,要求赔偿13万并公开道歉,法院当日立案。

庭审现场,控辩双方就陈岚是否构成名誉侵权、王凤雅家属是否诈捐、善款是否用于王凤雅的治疗、王凤雅的家属是否对其放弃治疗、索赔金额是否合理等五大焦点问题进行了讨论。

庭审结束后,原告王凤雅家属的代理律师施晓俊向南都记者表示,对于此案很有信心。王凤雅的母亲因患抑郁症,在上午出庭时受到证人证言的刺激导致情绪激动,下午没有出庭。

争议一:陈岚是否构成名誉侵权?

2017年9月,2岁半的女童王凤雅开始“眼睛疼痛”,10月底被确诊患视网膜母细胞瘤。为了给孩子治病,家属于同年11月及2018年3月通过水滴筹发起两次网络筹款。

2018年4月9日,微博大V@作家陈岚 依据志愿者提供的信息发微博实名报警称“王凤雅疑似被亲生父母虐待致死”,质疑他们利用孩子病情筹款后却消极治疗。

庭上,原告方对上述微博所提到的内容予以否认,并提交了相关证据。被告方则称,陈岚微博发表言论符合事实且相关微博已删除,不存在“持续侵权”,陈岚也并未转发存在侵权内容的《王凤雅小朋友之死》一文。

“对方认为没有侵权,在网络发布的言语都是由其他人引起的,自己并不是直接责任人。”原告律师施晓俊说。

争议二:王凤雅家属是否诈捐?

为了给王凤雅治病,王凤雅家属曾发起两次网络筹款,陈岚曾在上述微博中质疑他们疑似把善款挪用给王凤雅弟弟治唇裂,重男轻女,涉嫌诈捐。

庭审双方对王凤雅家属是否诈捐进行了控辩。原告律师施晓俊称,提交了太康县公安局证实没有诈捐的证据。

王太友曾向南都记者表示,筹得的善款来源于两次在水滴筹发起的网络筹款以及网友通过微信红包、火山小视频的打赏。

去年5月24日,南都记者从太康县公安局宣传部主任处获悉,经过调查,王凤雅家属网络筹款一事不构成诈骗。

争议三:善款是否用于王凤雅的治疗?

南都此前报道,据王太友介绍,实际筹集到的资金包括两次在水滴筹征集的善款,2017年11月筹款12373元以及2018年3月筹款23316元,加上微信红包、火山小视频网友打赏的2949元,共计38638元。

38638元善款的去向,也成为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被告陈岚方认为善款去向不明,质疑家属没有完全用于王凤雅的治疗,原告方则提供了善款的相关使用票据及剩余善款的捐赠证明。

“有票据的加起来有2万多元。”王太友曾向南都记者表示,给王凤雅使用的医药费、寻医差旅费、生活费、丧葬费等支出后,善款剩余金额为1301元,已于去年5月25日交至相关政府部门。

太康县公安局宣传科相关负责人2018年5月26日向南都记者证实,王凤雅的亲属已将剩余善款1301元捐赠给了太康县慈善会。

“没有一个准确的善款使用去向,比如吃饭、住宿、交通、衣服、村诊所、药店等都没办法统计。”上述负责人曾称,因为不涉及刑事犯罪,关于没有票据的善款使用情况,警方将不作后续调查。

争议四:王凤雅家属是否对其放弃治疗?

家属是否对身患重病的王凤雅放弃治疗,同样成为庭审焦点。

王凤雅的家属提交了包括王凤雅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诊断书、在乡镇医院的住院证明等,表示王凤雅生前在积极接受治疗。被告陈岚方认为王凤雅家属并未全力救治,质疑王凤雅的死亡是由于家属治疗不力所致。

2017年11月2日,王凤雅在太康县人民医院确被确诊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次日,家属将其转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就诊。

原告方表示,带王凤雅从村医院辗转至县医院、省医院治疗,还去了北京的医院见了专家,已在能力范围内尽了最大的努力。

争议:索赔金额是否合理?

对于原告方提出了13万余元索赔金额,双方进行了讨论。

王凤雅家属的诉讼请求中提到,赔偿原告经济损失8万元、医疗损失3130元、精神损失费5万元等。庭审中,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新增的精神疾病治疗费用4632元。原告方提交了王凤雅家属手机上接收到的来自陌生人的诅咒短信、证明精神损失、医药费、误工费的相关材料。

对于索赔金额,施晓俊表示,由于陈岚发布的不实言论,网友通过短信、电话对王凤雅家人进行言语攻击,杨美芹由此患上抑郁症,产生医疗费用,而为了照顾杨美芹的病情,家属无法出门工作、农田荒废,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

被告方则认为,杨美芹的精神损失费和医药费缺乏相应依据,其仅提供了乡镇医院盖章的“抑郁自评量表”,无量化指标证明重度抑郁。此外提出原告方3万元律师费超过行业标准。

王太友曾向南都记者表示,家人至今仍受到此事的影响,王凤雅母亲目前抑郁症病情有所好转但仍在接受治疗,无法出门工作。

采写:南都记者 张雅婷

作者:张雅婷

标签:
相关新闻
图库
新闻排行24小时本周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MJJT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路北资讯